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辦公室9月公佈,全球抗埃行動半年內需要總額9.88億美元的援助,但迄今為止,為此設立的官方基金只收到2000萬美元的援助承諾,實際到賬金額只有10萬美元。
  姚琨
  2014年,埃博拉的幽靈重現非洲大陸。幾內亞、塞拉利昂和利比裡亞遭遇了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埃博拉疫情,截至目前已造成四千多人死亡。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估計,三國因埃博拉疫情遭受了約13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,其負面影響有可能在疫情結束後十年內難以消除。
  近期,埃博拉疫情又由西非擴散至歐美,從美國到歐洲,紛紛出現確診或疑似的本土感染病例。世界衛生組織警告說,埃博拉病毒可能會在更多國家出現;如果未來數月應對措施不能升級,至12月初,重災區每周新增病例數或將達到5000~10000例。
  埃博拉疫情是現代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,也是危害世界和平與安全的危機。
  此次埃博拉疫情早在3月份就已在西非爆發,但直到七八月間才開始引起廣泛關註。相比於疫情的蔓延,國際社會的反應似乎總是慢了一拍。
  3月,“無國界醫生”組織的護士魯格利到達幾內亞的埃博拉疫區時註意到,“在我出席的所有會議上,即使是在幾內亞首都科納克裡,也從沒看到世衛組織的代表。世衛組織沒有扮演起協調的角色。它在前三個星期缺席,之後也一直缺席。”近期,世衛組織的內部報告也承認,自身應急人員能力不足和信息缺失導致疫情未能得到及時控制。
  世衛組織應對困境的背後是資金和人力的不足。二十世紀70年代,世衛組織預算的62%來自經常項目基金,經常項目基金來自會員國繳納的攤款,可以為抗擊傳染病等長期計劃提供資金支持。到了2013年,經常項目基金已減少到不足整體預算的四分之一。此外,世衛組織還面臨人力不足的問題。2011年世衛組織削減了300個工作崗位。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說該組織正在面臨“經濟緊縮時代”。
  應對大規模傳染性疫情,僅靠世衛組織是遠遠不夠的,還需全球共同努力。
  今天的撒哈拉以南非洲依然貧困、落後,無力單獨對抗疫情,國際組織、志願者的力量也相當有限,因此,國際社會需要更多地關註和投入。聯合國埃博拉應急特派團團長班伯里表示,疫情發展將應對舉措遠遠甩在了後面,國際社會必須緊急行動,共同應對這一危機。
  近期來說,急需加大對非洲國家的資金、人力和物力支持。目前,西非國家在抗擊埃博拉所需資金、人員和基礎設施方面存在巨大缺口,但國際社會的援助行動嚴重滯後。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辦公室9月公佈,全球抗埃行動半年內需要總額9.88億美元的援助,但迄今為止,為此設立的官方基金只收到2000萬美元的援助承諾,實際到賬金額只有10萬美元,可謂杯水車薪。
  從中長期來看,需要加強疫苗的研究。陳馮富珍曾直言,埃博拉疫情帶出了社會與經濟不均等現象所造成的危險。她說:“富者得到最好的照顧,窮者聽天由命。”埃博拉病毒發現至今已近40年,但醫葯界一直沒有研發疫苗和藥物。其原因是,病例多出現在貧困的非洲國家,藥劑公司沒有動力投入資金研發產品。
  更為重要的是,國際社會應加大對非洲國家防控疫病及經濟發展能力的支持,幫助非洲國家擺脫貧困、提高衛生醫療水平,這才是防止埃博拉病毒蔓延的根本之道。
  世界各國必須攜手共同應對,在升級各自防治措施的同時,迅速加入援助西非疫區的行列,特別是從經濟、醫療設施和人員等方面向疫區國家伸出援手。只有從源頭上切斷病毒傳播鏈,才有可能徹底控制疫情。
  來源:2014年10月29日出版的《環球》雜誌 第22期
編輯:SN146
創作者介紹

上海

xp96xpkt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